NEWS
CENTER
联结256个城市,5000多万用户,坚持打造有序的共享环境 | 张利强
上传时间:【2018-08-21

2015年6月,2000辆ofo共享单车出现在北大校园。一年后的4月22日,世界地球日,摩拜单车在上海召开发布会,正式宣布登陆申城。此后,小鸣单车、哈罗单车、酷骑单车、悟空单车等数个共享单车品牌出现,瞬间引起了一场共享热潮。

 

资本开始陷入了狂欢,融资数十亿美元的ofo、摩拜等企业迅速攻城掠地,抢占市场。各大城市陆续出现了共享单车,然而杭州却迟迟不见其身影。

 

原来早在2008年,杭州就开始试点公共自行车,目前已完成杭州全城域4000余个服务点的建设和运营支撑工作,并将“杭州公共单车模式”复制到了太原、南昌、昆明等200余个城市。

 

2011年,杭州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共自行车项目起源地,还被英国广播公司(BBC)旅游频道选为全球8个提供最棒公共自行车服务的城市之一。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绩,“杭州公共单车模式”的实际技术研发和建设公司金通科技及其总裁张利强,可谓是功不可没。

image.png


01
被动变主动


张利强大学毕业后,在一家上市公司从基层技术人员做到了部门副总,期间学到了不少管理经验,但也遇到了瓶颈。此时他想换个新平台,提升自己各方面的维度,同时感到公司有点论资排辈的苗头,后期晋升空间狭小,斟酌再三后,他选择了离开。

 

再次择业过程中,张利强收到了浙江桐乡一家拟上市公司的offer,请他做研发部副总监,年薪20万元左右,还有期权。他心动了,在桐乡这个县级市,一年有20万元的薪资,自己完全可以过得舒舒服服了。

 

但张利强还没开心多久,姐夫就给他浇了一盆凉水:“回到桐乡,你可能就被小城市束缚住了,再也没有勇气去挑战上海、杭州等大城市了。”

 

听完姐夫的话,张利强冷静了下来,自己真的想在桐乡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吗?经过几番挣扎,不甘平庸的他最终拒绝了桐乡的邀请,选择了杭州,选择了金通科技。

 

2009年7月,金通科技正式成立。“当时公司完全是从0开始,没有任何员工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张利强说,“我既要尽快组建团队,又要在全国各地跑市场,将公共自行车推广出去,忙到我恨不得有分身术。”


彼时,公共自行车还是很前卫的理念,杭州作为最早开展公共自行车试点的省会城市之一,才推出公共自行车没多久。当时公共自行车的市场也比较萧条,只有几家做公共自行车的企业,有杭州金通、常州永安行、上海永久等。

 

image.png

△智动小红车


金通是幸运的,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杭州迅速成为了国内公共自行车系统的标杆城市,其他城市政府纷纷上门寻求合作。但不幸的是“那时金通刚刚成立不久,缺乏专业的市场和营销经验”,错失了很多机会,时至今日,张利强依旧深感惋惜。

 

他依然清晰地记得他痛失的第一个公共自行车地区——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。那时当地政府已经准备用金通的系统了,但半路杀出个同行,听到椒江准备用金通的系统后,同行立马找到当地政府,直接报出比金通低数倍的价格,抢走了项目。

 

此后,金通在纯价格的竞争中,隐隐有节节败退的势头,浙江绍兴市、四川广元市、新疆阿克苏市等地区的项目,都被不少同行以低价竞标的方式抢走了。“为什么金通不能像民营企业一样,在价格上灵活多变呢?”张利强思忖道,如果不进行市场化运营,金通肯定走不出杭州,既然想走出去,必然要接受市场的选择。

 

经过深思熟虑后,张利强写了厚厚一沓报告,当面向领导分析了金通的形势,提出金通既然选择了市场,就要接受市场选择。在他的坚持下,领导允许金通进行市场化运营,同时金通不再等合作找上门,而是开始上门找合作。


02
冲击


改革后,张利强带领金通逐步打开了市场,他曾在十天内,连续谈成了七个省,十个地级市的项目。

 

公共自行车一路高歌猛进,然而没人会想到一场单车风暴已悄然来袭。自2015年起,ofo、摩拜、哈罗等互联网租赁单车(为与金通自主研发的共享单车区别,下称其他单车品牌为互联网租赁单车)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手机扫码解锁,支持移动支付,还可随骑随停。

 

相比之下,公共自行车就有点相形见绌,上班高峰借不到车,下班高峰还不了车,并且只有用市民卡才能借还车。没过多久,互联网租赁单车就抢占了公共自行车的市场。

 

张利强不是没想过做互联网租赁单车,2016年3年,金通已经研发出了互联网租赁单车,这比摩拜单车在上海发布还早一个月。与此同时,金通还开发了“叮嗒出行”APP,用户可通过叮嗒出行实现扫码租车,在线付款。


image.png

金通是幸运的,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杭州迅速成为了国内公共自行车系统的标杆城市,其他城市政府纷纷上门寻求合作。但不幸的是“那时金通刚刚成立不久,缺乏专业的市场和营销经验”,错失了很多机会,时至今日,张利强依旧深感惋惜。

 

他依然清晰地记得他痛失的第一个公共自行车地区——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。那时当地政府已经准备用金通的系统了,但半路杀出个同行,听到椒江准备用金通的系统后,同行立马找到当地政府,直接报出比金通低数倍的价格,抢走了项目。

 

此后,金通在纯价格的竞争中,隐隐有节节败退的势头,浙江绍兴市、四川广元市、新疆阿克苏市等地区的项目,都被不少同行以低价竞标的方式抢走了。“为什么金通不能像民营企业一样,在价格上灵活多变呢?”张利强思忖道,如果不进行市场化运营,金通肯定走不出杭州,既然想走出去,必然要接受市场的选择。

 

经过深思熟虑后,张利强写了厚厚一沓报告,当面向领导分析了金通的形势,提出金通既然选择了市场,就要接受市场选择。在他的坚持下,领导允许金通进行市场化运营,同时金通不再等合作找上门,而是开始上门找合作。


02
冲击


改革后,张利强带领金通逐步打开了市场,他曾在十天内,连续谈成了七个省,十个地级市的项目。

 

公共自行车一路高歌猛进,然而没人会想到一场单车风暴已悄然来袭。自2015年起,ofo、摩拜、哈罗等互联网租赁单车(为与金通自主研发的共享单车区别,下称其他单车品牌为互联网租赁单车)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手机扫码解锁,支持移动支付,还可随骑随停。

 

相比之下,公共自行车就有点相形见绌,上班高峰借不到车,下班高峰还不了车,并且只有用市民卡才能借还车。没过多久,互联网租赁单车就抢占了公共自行车的市场。

 

张利强不是没想过做互联网租赁单车,2016年3年,金通已经研发出了互联网租赁单车,这比摩拜单车在上海发布还早一个月。与此同时,金通还开发了“叮嗒出行”APP,用户可通过叮嗒出行实现扫码租车,在线付款。

 



然而在推广前夕,张利强敏锐地发现,互联网租赁单车的确方便了用户,但随骑随停也意味着无序停放,侵占城市公共资源。“这不是提供便利,而是给城市增添麻烦。”张利强愤而说道,“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


金通暂停了互联网租赁单车的推广计划,可在2016年到2017年间,各个互联网租赁单车品牌一路势如破竹,ofo、摩拜、哈罗等,迅速攻占了杭州。“金通在2016年到2017年间差点熬不下去,互联网租赁单车爆发式的增长,使得公共自行车被边缘化了。”张利强神色沮丧。


03
回归有序


浪潮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2017年中旬,互联网租赁单车倒闭潮来临,原因各有不同:资金链断裂,单车损失严重,技术不够成熟等。用户也对互联网租赁单车愈加不满,故障车多,违规占道,押金难退……


image.png


△堆积成山的共享单车


针对互联网租赁单车侵占城市公共资源的现象,各地政府也加强了管制,陆续出台了多项单车限制令,禁止互联网租赁单车无节制投放到城市。“有序一定是底线,永远不能为了利润,而失去底线!张利强义正言辞道。

 

眼看着互联网租赁单车领域从“蓝海”变成了“红海”,金通却反其道而行之,重新启动了“叮嗒出行”,并推出了无桩(电子桩)单车——叮嗒单车。用户下载叮嗒出行APP后,不仅可以扫码使用叮嗒单车,还可以使用金通在各个城市运营的公共自行车和电动助力车。

 

为了解决无序停放的问题,金通为叮嗒单车设置了虚拟站点,用户在骑行结束后,需要将单车停放在虚拟站点中。无桩单车会逐渐‘有桩化’,这不是指物理上的桩,而是指有序的理念。张利强说道。

 

在单车使用资费上,金通与互联网租赁单车相似,每小时收费一元,但金通不免押金。“用户使用的是第三方资产,交押金是正常的,只要企业保证押金是安全的就行了。”金通在政府背书下,消除了用户对押金的担忧。

 

互联网租赁单车给公共自行车带来了不小的冲击,但张利强认为互联网租赁单车带来的利大于弊。互联网租赁单车拓宽了共享的跑道,将共享理念传递了出去。张利强说,“在这两年,互联网租赁单车让我学习到不少全新的思维,其中最重要就是‘用户思维’,从用户角度去经营、建设项目。”


image.png

△德清老外骑行


目前,金通已将“杭州公共单车模式”复制到了全国29个省,256个城市。线下卡片用户超过5000万,线上用户达到了300万。通过政府许可的叮嗒单车也在张家界、福清、荆州等全国30多个城市投入运营。

 

“无论是公共自行车还是互联网租赁单车,必然都要遵循有序的理念。金通一定会坚守到底,将共享的便利带给更多人。”这是张利强一直以来的坚守。


文 | 周衿沉

人物顾问 | 姚碧波

图 | 金通科技&新零售100人

视频 | 新零售密码


咨询 百家樂注册网址
扫描二维码
关注金通行
微信
扫描二维码
关注官方微信
出行
扫描二维码
关注官方微信
官网 百家樂网址